您的位置: 韩城信息网 > 星座

肉价何时才能不坐过山车到底是谁承担更多风

发布时间:2019-11-23 23:01:34

肉价何时才能不坐过山车 到底是谁承担更多风险

产出没有投入多,养殖户纷纷叫苦;猪价下跌,猪贩、肉贩也不情愿。那么,在生猪的产业链中,到底是谁承担了更多的风险?市民的感受又是什么样的?

为了还原市场真相,破解猪价恶性波动的难题,对养殖户、市民、猪贩、肉贩,以及相关政府部门负责人进行了采访。

焦点一:肉贱肉贵受伤的都是农民与市民

5月份,我省活猪价格为每公斤9.56元,但全省玉米均价达2.29元/公斤,育肥猪配合饲料均价为2.97元/公斤。猪粮比价为4.17:1,大大低于生猪生产盈亏平衡点6:1的比价。也就是说,生猪市场严重供大于求,以致价格出现重度下跌,生猪生产出现严重亏损。

不过,在农贸市场采访时,很多买菜的市民并不买账。贵阳市民刘玲就说,现在瘦肉的价格是11—12元,和当初猪肉价格大涨的时候相比,也就是3—4元的区别。

2005年11月,全省猪肉平均价格为11.64元/公斤;2006年6月跌到了10.96元/公斤。不过,从2006年第三季度开始,全省猪肉开始回升,8月份为11.52元/公斤。到了2007年的最高峰,猪肉每公斤最高价格达27.57元,一斤猪肉涨了5元钱。此后,猪肉价格再也没有回到从前的每公斤12元左右。上个月,全省猪肉均价为17.17元。远远高于上一轮涨价之前的价格。

与刘玲的感受一样,多位市民表示,虽然活猪的价格在下降,但他们感受不到,原因就是肉价的降幅相对较小。

2007年,每公斤仔猪、活猪和猪肉的最高价格分别为32.96元,18.48元,27.57元。今年5月,仔猪、活猪、猪肉每公斤价格仅为8.13元、9.56元、17.17元。

通过这组数据不难看出,猪肉价格虽然也大幅下降,但显然不能和仔猪、活猪跌幅相比。

通过对“生猪一号”上市过程的回顾,发现了问题所在。

猪贩董昌能在收购“生猪一号”时,价格是每斤5块1,230斤,成本是1173元;宰杀之后,得“边口”(猪胴体,即净肉)170斤,每斤6块3,得到1071元;加上大肠、猪头、猪脚,共收入1121元。单是与收购价相比,净亏52元。

而肉贩在销售时,分解为里脊4斤、净瘦(带排骨)77斤、五花肉15斤,剩下的为肥肉72斤,以及少量的大骨等。

按照6月8日红边门的市场价格取中间值,里脊肉为每斤12元,4斤可卖48元;净瘦每斤10.5元,可卖788.5元;半肥瘦与五花肉每斤8.5元,可卖127.5元;肥肉每斤5元,可卖375元;加上骨头20元。共计收入1359元。猪肉成本为1071元,屠宰加工及运输费用为90元,再加上摊位费、人工费等50元,成本共计约1211元。肉贩可以赚到148元左右。

根据省农委的数据显示,2006年,猪粮比价为5.3:1,农民养一头猪亏损80元,而猪贩则可赚37元,屠宰户赚27元,肉贩赚106元。

2008年,猪粮比价为9.52:1,农民可获利322元,猪贩赚18元,屠宰户赚29.47元,肉贩赚107.53元。

去年,猪粮价为6.1:1,农民赚25.9元,猪贩赚29.1元,屠宰户赚57.8元,肉贩赚147.72元。

不管行情如何,猪贩、屠宰户和肉贩的利润都是赚钱的,只有猪农受涨跌的影响。

焦点二:饲料成本谁能控制

猪粮比价,4.17:1!

5月份,全省玉米平均价格又比上月上涨1.22%,与去年同期相比,更是上涨了32.99%。育肥猪配合饲料的均价变化也是一样,环比上涨0.94%,同比上涨14.13%。饲料价格继续上涨,养殖成本压力自然就会加大。

2008年,猪粮比价为9.52:1,农民可获利322元。对于养殖户来说,只有饲料成本降低,养猪的风险才会降下。

不过,作为生猪养殖的主要饲料,也是猪粮比中的“粮”——玉米这一关键因素,市场却已悄然发生变化。

首先,我省并非产粮大省。而从其他地方调运,就会产生运输成本,直接导致了我省生猪饲养成本高于东北等粮食主产地。最关键的是,玉米价格并非一个省区所能控制,而是已上升到了全球化的角度。全球及美国乙醇产量同比大幅增长,直接导致玉米供应量激增。

2009年第三季度,由于我国主产区玉米货源偏紧,价格飙升,导致国内酒精企业玉米供应出现区域性货源紧缺,酒精及玉米产量下降,价格大幅上涨。

玉米大量用于其他用途,猪饲料是不是该寻找另外的替代品?不过,目前包括鲁梅克斯、串叶松香草、聚合草、子粒苋、苦荬菜、紫云英、草木樨等适宜喂猪的牧草,其蛋白加脂肪含量与玉米差之甚远。虽然可以掺杂使用,但也不能完全替代。

焦点三:散养亏得多大养亏得少

采访中了解到,对于散养的农户来说,由于都是常规养殖,其投入成本更大。

张恩喜是湄潭县生猪养殖户,他告诉,散养的猪至少一年才能出栏,与养殖场平均4个月出栏一次相比,仅人工成本就会增加很多。所以现在卖一头猪,基本上要亏300多元。

但在大型养殖场,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开阳县双流镇刘育村的台农公司养殖场,目前每销售一头肥猪,只亏损百余元,与散户相比,要少亏损200元。

该养殖场副场长简景祥说,原因就是该公司是从饲料加工到生猪销售一条龙生产服务,与散户相比生产成本大为降低。

对于我省来说,即使能够将散小养殖户结合起来,但问题是,同样都是卖生猪,即使成本节省了一些,遇到市场大跌,其风险还是同样高的。

采访中很多肉贩都称,如果有稳定的深加工产业,对猪皮、内脏等进行充分利用,提高附加值,生猪养殖户的抗风险能力相应也会大大增强,可能情况就好得多。[1][2]下一页 资讯录入:adminadmin

社会
智能
电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