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韩城信息网 > 健康

章子怡首談汪章戀兩個人的事冷暖自知

发布时间:2019-11-09 07:16:21

章子怡首谈汪章恋:两个人的事 冷暖自知

王家卫和章子怡在金马奖现场2013年对台湾金马奖来说,是50周年,是“年过半百”;对章子怡来说,是首次获得金马最佳女主角,完成了华语电影表演奖项的“大满贯” (Philippe Le Sourd/图)

2013年的秋天,对章子怡来说,有三件大事:

公布和汪峰的恋情;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拍摄吴宇森的《太平轮》

前两件是“第一次”,后一件是常事

章子怡获得过百花奖、金鸡奖、华表奖、香港电影金像奖台湾金马奖,她曾经两次入围最佳女主角——第2部戏《卧虎藏龙》和第7部戏《2046》

章子怡以“宫二”获得最佳女主角,完成了华语电影表演奖项的“大满贯”

“宫二”是章子怡第18部电影《一代宗师》里的角色《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安,也是这次金马奖的评委会主席,在章子怡获奖之后,对她说:“宫二这个角色是你值得一辈子骄傲的表演”

在章子怡的世界里,她演过的所有角色,所有的“她们”,都是她的朋友,她看着“她们”、陪着“她们”

《卧虎藏龙》里的玉娇龙,初来乍到、好奇,对李慕白有的是“那种小澎湃”;《2046》里的白玲,在不该动情的时候动情,自找悲剧;《一代宗师》里的“宫二”,感情像冰块融化下来的水滴,“是与往昔断决撕裂的痛”

“我不知道未来是不是还有机会,在我最适合的时间,碰到这些最适合的角色”章子怡站在上海的片场,告诉南方周末此时她正在拍摄的《太平轮》,是她的第20部电影

章子怡在《太平轮》里演“于真”——一位民国时期的小人物用章子怡的话说,这几天她一直在陪“于真”经历着“一个小人物在大时代面前的孤独和无助”

“宫二”在逐渐发光,“我”在逐渐递减

南方周末:你还记得你遇到“玉娇龙”时是什么状态吗

章子怡:那时候我没有什么表演经验,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最真实的,最不加修饰的,是那个年龄段的一种光彩、一种青涩,一种初来乍到的好奇这在玉娇龙身上,可以画上等号好的导演,有能力的导演,他会在演员身上挖掘很多,你自己并不知道的……那时我是什么状态,我可能也不太清楚,我就是有那个意识,我不想让李安导演失望,我不想让别人看不起我,觉得我不好所以会很费力气去学那些武打戏,去练功,每天工作量也很大每天很早就去片场,大家怎么安排你,你就怎么样做,觉得很被动

南方周末:是很被动还是很较劲

章子怡:我觉得较劲是心里面的一种力量,就是一口气我说的被动,是很多时候,你不知道何为表演艺术,怎么去分析一段戏,怎么处理一段台词,所谓的表演节奏是什么,我都不懂得怎么去处理

玉娇龙就是相对而言一个比较本色的状态,李安导演给了我一个这样的江湖,我可以在这样的一个电影世界里面,去丢掉自我,完全放开,就像一匹野马奔驰在草原上,但他有一个缰绳可以去控制这匹马

南方周末:“玉娇龙”的年代,你还没有得到那么多,还处在一个需要往兜里揣东西的年龄段

章子怡:我拍第一部戏的时候是傻傻的拍第二部戏的时候,没有想过会不会演戏,只是想能不能完成他人的要求只是在不断给予,不断给予整个表演的过程是一条很漫长的路,这条路上,有成功的时候,也有失败的时候成功的,是这些角色,因为电影是一种集体的创作艺术对我来说,表演是一种积累,跟成长经历有特别直接的关系我觉得人生如果有这么一些瞬间让人难以忘却,也许就是因为某一个角色,我幸运是因为我有这么多美好的角色,这是你的骄傲一个演员,碰到一个非常完美的角色,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南方周末:到了“宫二”呢

章子怡:到了宫二的人生,我觉得是生命力在逐渐地发光、逐渐地爆发,但在表演上,是一个逐渐递减的过程这个时候的表演是要褪去表演痕迹,尺度很难拿捏,有太长时间和太多人生的感悟,跟这个角色又结合在了一起

也是在最适合的时间,我遇到了宫二那个时候,我对表演已经有了很大的自信和能力去把握她,我们丢掉了很多多余的东西你的内心足够强大和足够有自信的时候,你才会不去考虑所谓的表演是什么,你整个人和她是融合在一块的这落到表演上,是用递减在进行创作

南方周末:王家卫拍《一代宗师》之长,长到这个时间足以让演员发生改变从最开始你接到这个片子,到最后宫二出现在银幕上,包括你对她的理解,发生了那些改变

章子怡:王家卫导演是没有剧本的,他的脑子里可能会呈现一个完整的蓝图而我们只担当影片的一部分职责,无论是演员也好、美术也好、摄影也好,大家并不能完全知道导演想要表达什么我们就像一张白纸,导演想画什么,我们就随他去,我们会给他最大空间去完成他想要的东西,随时可以跟着人物走

人物到底是什么走向,可以是王家卫的步伐,也可以是宫二的步伐,我们在拍摄过程中其实所经历的故事,远远多于大家在银幕上看到的比如她老年的孤独,她形容自己“有翅难飞”,观众看不到,可是我拍过,我陪她走过这些人生,我活在过她的世界里,我对她更加理解

最难驾驭的一场戏是,我跟梁朝伟——叶问先生道别的一场戏其实那个候,我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演”,我只把我要讲的话,准确地表达出来:宫二走到生命的尽头,回首看从前的一切,她的感情,像冰冻、冷藏后,细细融化下来的水滴一样,慢慢流下来,是冰冷的水,但她又是有温度的,有自己情绪的……这个戏,如果不是在王家卫的镜头里,我觉得肯定传递不出那种与往昔断绝的撕裂的痛

“宫二的命运,我的命运”

南方周末:你陪宫二走过得更多,你认为宫二那些选择可能是错了

章子怡:(叹气)在她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里,我觉得她是义无反顾的,即便是错

她晚年回到香港,其实可以重新生活她身边的那个大管家还在奉劝她,说你当年的奉道也过去那么多年了,没人知道,也没人计较,只要你的心可以重新来过但她还是信守承诺,她说:天知道,地知道,我父亲知道

在她骨子里,她的世界里,直到她死去的时候,她都没有后悔过我觉得她的人生就是,当你选择了这样一个人生,就要去面对它无论这中间会面对什么样的痛,一切都是你选择的

南方周末:但她父亲也给过她另一种选择,远离江湖你觉得宫二的倔强和顽固,是你一开始就能理解的吗

章子怡:她父亲不是一般人,早把丑话放在前面,没有复仇,也许她的命运也就不会这样一开始我不知道这个人物的命运是怎么样的一般别人怀胎十月,我们怀胎可能三到四年,长时间体会感受下创造出的人物,会更有厚度、有灵魂这个过程中我也在成长,我的命运也在起伏,这都是很微妙的状态如果不是在王家卫的电影里,也许我一辈子都感受不到,或者说不会想到回头来看

南方周末:你现在回过头看你,你觉得自己那里更加成熟了

章子怡:(叹气)我觉得这种东西很难分类,那一部分就成熟了,那些还是从前的自己我觉得人长大了,是整体的成长,是看待问题的多面性,可能就会体现在很多细节上

南方周末:比如

章子怡:在宫二身上,或者在我身上,都是“知其命,生死不能易其心,失得不能易其志”你在什么境遇下,无论是好事还是横祸,能包容什么样的事情,都跟你的本心有很大关系

南方周末:我可以理解为“你在不知不觉中放下了得失”吗

章子怡:得失,其实就是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发生的让人或者欢乐或悲伤的事情当你都经历过了也就不会那么在意了

我的心都是一样的,不管得到还是失去,不管赞赏还是诋毁,都不会因此而沮丧或者忘乎所以我只是在享受着,电影或者我的那些角色给我带来的享受这是我最看重的

最快的止泻方法
急性心力衰竭常见病因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