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韩城信息网 > 历史

红壹师力争成爲國庆60周姩阅兵最佳徒步方

发布时间:2019-11-28 15:40:41

红一师力争成为国庆60周年阅兵最佳徒步方队年09月15日 17:19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在训练期间先后有17名官兵亲人病重病故、家庭发生重大变故没能回家探望,3位官兵妻子分娩没能回去照顾,9人推迟婚期

《瞭望东方周刊》李宣良、山旭

在解放军兵种日益丰富的情况下,那支部队能够代表步兵参加60周年检阅?它就是曾经具有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一师番号的北京军区某部。

《瞭望东方周刊》日前专门前往阅兵村,探访这支具有传奇经历的部队。

找回“红一师”

由于战争时期丢失了很多重要资料,加上难以查找,在1978年之前,“红一师”为部队讲传统时,一直认为自己是在1937年抗日战争中诞生的,前身是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

1978年夏天,时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邓华上将特意找到驻扎在河北北部的“红一师”。原来在1933年建军时,“红一师”下辖三个团,邓华是红三团团政委,后来又成为师政委。

他向“红一师”的干部们回忆,1937年后“红一师”又开始叫八路军独立第一师,以及晋察冀第一军分区,他分别是师和分区的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在残酷的战争中,部队的改编乃至撤销、合并经常发生。“红一师”从组建到全国解放,编制改了8次,两个主力团“红一团”和“红三团”也先后调离,但这支部队还是顽强地延续下来。

邓华的到来,使“红一师”的“血缘”和脉络重又清晰,这支部队书写了革命军队中历史悠久的一页战史。

1933年6月7日,江西省永丰县藤田镇,“红三军”下辖的第7、9师和“红22军”军部及66师编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一师。

当时任师参谋长的耿飙后来回忆说,“红一师”组建后就有两面旗子,一个叫“决胜千里”,一个叫“牺牲决胜”。

“红一师”最着名的一战,是1935年5月强渡大渡河。当时“红一师”一团团长杨得志率一营冒雨赶到大渡河安顺场,由17名官兵组成渡河敢死队,分两次乘船渡河,即“大渡河17勇士”。

长征后,“红一师”改编为八路军第115师独立团,后升为八路军独立第一师。1937年11月,部队改为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杨成武任司令员,邓华任政治委员。1939年底,他们在晋北黄土岭击毙“名将之花”阿部规秀。

1941年,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一团七连六班的五名战士为掩护群众和主力撤退,将敌人引上河北易县附近的狼牙山,最后跳崖自尽,是为“狼牙山五壮士”。

解放战争时期,“红一师”曾参加保卫张家口、绥远、石家庄,进军察南、热西,转战冀东、平绥路,鏖战平津、太原,解放大西北等战役战斗,是华北军区的主力部队。

1951年,“红一师”入朝参战,毙伤俘敌9000余人。

1984年,“红一师”以两个反坦克导弹方队参加国庆35周年阅兵。

队员经过四级选拔和四级联考

“红一师”上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他们完成了奥运会、残奥会开闭幕式的6项表演和保障任务。

接下来就是国庆60周年大阅兵。事实上,在80年代中期,“红一师”就完成了摩托化改制。在战争期间4次荣立大功的“大功三连”现在就属于装甲部队。

据该师介绍,步兵徒步方队在2008年底开始组建,中间经过9次选拔。

阅兵联合指挥部曾制订了6类13条标准,“红一师”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脸型、脚长等测量检查指标。

整个集团军的基层部队推荐了1万多名基本符合条件的官兵,按照个人申请、营连推荐、团审查、方队审定把关4级程序选拔。

在政治上,不仅部队方面进行了基层党支部、团党委、师党委和方队政治考核领导小组审查,还通过地方村委会、学校、派出所和武装部进行了“双向四级联考”,给所有队员家庭所在地武装部都发了调查函。同时,对于新兵派专人到原籍、入伍地逐一走访调查。

最后选拔的大约400名队员,不仅包括“红一师”所在集团军战士,还有其他部队的官兵。

据介绍,其中年龄最大的是方队的一位教练员35岁,最小的战士17岁。2人参加过维和任务,13人参加过50周年国庆阅兵,137人参加过奥运任务。

此外,方队中有24名少数民族官兵,其中包括1名藏族战士。

大约400名官兵将排成14个排面行进。为了保证训练,方队购买了军姿固定架和量角器等6大类980多件器材。

军姿固定架其实就是十字尺,插在后腰的武装带上,维持后背的平稳挺直。

“瞪眼王”

根据“红一师”有关负责人向本刊介绍,他们参加此次阅兵的目标就是争当最佳徒步方队。

据称,投入阅兵训练以来,352名队员人均每天流汗两公斤。

“红一师”的训练标准叫做“极限训练”。这些内容包括:

军姿练习2小时不动、4小时不倒、60秒钟不眨眼睛;正步练习连续踢腿200次、端腿10分钟不变形,体能训练每天1个5公里。

此外,就是每天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蹲起和100个蛙跳。

在进入北京附近的阅兵村前,方队曾冒着零下20多摄氏度的低温在冀北训练。“训练的时候一身汗,只要一停下来就是一身寒。”一位战士向本刊回忆说,冻伤皮肤的不少。

在严格的训练之后,“红一师”的这个方队有很多人被称作“踢腿王”、“步幅王”、“军姿王”、“瞪眼王”。

“瞪眼王”穆璐瑶说,刚开始训练的时候,他几乎五六秒就要眨一次眼。后来按照中队干部和教练员的要求,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眨眼的频率,坚持迎着风沙练习、对着阳光练习,每次都练得泪流满面。后来在方队的比赛中,他以40分钟的成绩最终获胜。

根据统计,在训练期间先后有17名官兵亲人病重病故、家庭发生重大变故没能探家,3位官兵妻子分娩没有回去照顾,9人推迟婚期。此外,全方队有21名官兵自觉放弃考学、读研。

不过,严格中也不乏温情。5月底,方队组织70名在四五月出生的官兵,集体过了一次生日。

到现在,阅兵指挥部和徒步方队指挥部已经进行了多次考核,其中包括方队以及单排队列。“红一师”不仅得过方队第一名,还包揽过单排的前三名。

像那些战争岁月一样,他们正坚定地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资讯
中医美容
清史民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